加上现场一些情况

2021-03-17 15:45

在宿州三八乡派出所门口,记者见到徐孝祖的儿媳黄女士。“我婆婆是24日晚知道的消息,25日我和我老公从合肥赶回来。”黄女士说,“到现在我都不敢接受我公公死亡的事实”。

昨日,记者来到宿州看守所。工作人员以需要上级领导同意为由拒绝采访。随后,记者联系上宿州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。“目前宿州检察院介入调查,我们公安部门也对此事有一定了解。”该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从尸体表面看,其脖子上有明显勒痕,加上现场一些情况,很像是自缢身亡。”不过,该负责人表示,目前还不能断定是其自杀还是他杀后伪造现场。具体死因,要等法医对其尸检后为准。

据悉,宿州市检察院目前已成立专案组调查,有关情况将及时公布。安徽商报

对于公公去世,黄女士提出几点质疑。“首先,宣判结束后,看守所工作人员为什么不把我公公及时送回监室?其次,在押人员一夜没回去,难道没有人发现?”黄女士说,“看守所到处都是监控,如果我公公自缢,难道看视频的工作人员没发现”?

3月24日上午,在宿州市看守所,一名在押人员被发现缢死在询问室内。据了解,这名在押人员叫徐孝祖,是原萧县煤炭管理局副局长,去年被宿州市埇桥区法院指控受贿。据悉,今年1月22日,徐孝祖因非法收受、索取他人200万元,构成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。

昨日,记者获悉,3月23日,宿州埇桥区法院两名工作人员前往看守所,对徐孝祖进行宣判。然而,在宣判结束后,徐孝祖并未被及时送入监室收押,致使其一直滞留在看守所五号询问室内。第二天早上8点15分,民警发现他时,他已在询问室内的栅栏上缢死。

徐孝祖为何在听完宣判结果当晚身亡?记者见到了当日宣判人员之一的书记员赵军。据赵军回忆,23日下午4点左右,他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带着一审判决书到看守所。“在五号询问室,我们见到徐孝祖。”赵军说,宣判过程中,他情绪平稳,没有异常表现。在宣判完后,徐孝祖还询问了能否上诉,以及上诉时效期等。此外,他还提出想见律师的想法,整个宣判过程有问有答。“第二天,得知他去世的消息,我也感到不可思议。”